蓝山投资有限公司
   
热门关键词:蓝山投资
分享到: 0
创投时讯
吴晓波:遇见2016(演讲全文整理)

整理/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昨晚23点,我们终于完成了频道一年中最重要的大事——年终秀。

 

去年也是在喜马拉雅大观舞台上,吴老师做过两个演讲,一个是《遇见2015》,一个是《预见2016》,在《预见2016》中,对即将到来的2016年做了8个预测。

 

 

一年过去了,又来到了这个舞台,哪些预测会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哪些预测会发生的事情没有发生?哪些没有预测的事居然发生了?

 

以下根据吴老师现场演讲熬夜整理

 

 


已经发生的趋势


 

1
 
新中产消费元年

 

 

在2015年的时候,我们吴晓波频道做过一个很冒险的事情。在频道上线一周年——2015年5月8号的时候,我在频道里写的一篇文章,说我们吴晓波频道未来的订户,比如今天在座的各位,拥有怎样的价值观呢?

 

当时我说:第一,认可商业之美;第二,崇尚自我奋斗;第三,乐于奉献共享;第四,反对屌丝文化。

 

一年半前,这篇文章发表的时候在社会上引起很大的争议,有很多人写文章批评我们,说当今世界有一个词叫“得屌丝者得天下”,那你吴晓波是要与天下为敌。但是到了今天,一年多后,我们发觉这个判断是准确的。

 

因为从2015年的下半年到刚刚过去的整个2016年,中国消费市场的一个核心主题就是出现了一个新的消费族群,他们叫做中产阶层。有人说他们大概有1亿人,有人说1.3亿,最多的是瑞士银行说的1.8亿人。不管怎么样,大概是一个亿以上的人口,成为了当今中国消费的新主力。

 


 

所谓的消费升级、所谓的产业转型,有很大的一个主力战场,会出现在这些中产阶层身上。所谓的供给侧改革——去年12月份,也就是我们开年终秀的时候,北京中央政府开了深改小组的会议,提出了供给侧结构改革的方向——也是面对这些新中产阶层,所以这件事情我们是看对了。

 

在一个月前的时候,吴晓波频道做过一个5万人级别的调查,我大概花了12分钟,把这个报告认认真真做完了。我们看到有60%的人收入达到了中产阶层,有59%的工作是涉及到管理的工作。

 

 

我们期望国家慢慢由一个哑铃型的社会,变成一个橄榄型的社会,所谓橄榄型社会的中间部分就是在2016年我们看到的这些新兴中产阶层,他们要改变今天中国的消费市场和产业市场,更重要的是他们会对很多公共的事务——空气质量、食品安全、阶层固化、教育问题、社会体制改革等提出自己的主张。他们的声音是今天中国最为理性的存在。

 

所以新中产的出现不仅仅是一个消费现象,更是一个价值观。中国社会经历了38年的经济改革,真正进入到了中产阶级的时代,美国进入这个时代是在1920年代,日本进入这个时代是在1970年代。

 

2
 
金融商业时代到来

 

 

我们在做这个判断的时候,宝能对万科的狙击还没有发生,但是我们当时认为2016年中国会是一个产业资本主义时代,也就是说金融和产业会进行更强密度的交融。虽然我们当时看到了这样的景象,但并不知道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进行交流。

 

然后我们在2016年就看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资本市场的举牌景象。在2014年,我们只看到了3起举牌;2015,看到了155起,上半年25起,下半年130起。

 

 

也就是说,我们在一年前认为中国即将进入到金融商业时代的时候,有一批人已经走在了我们的前面,他们已经悄悄通过举牌的方式在公开市场上对上市公司的资产,对中国的优质资产进行聚集。

 

但同时,我们在2016年看到的一个景象是,在公开资本市场上以险资为代表的社会资本对上市公司进行了大规模的狙击,也形成了很多社会性的争议,但同时,这些争议其实是中国金融市场在不断进步的一个特征。

 

中国从1978年以后所进行的这一轮改革,它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每一场改革的开始都充满着血腥和野蛮,然后在不断的管制和整顿之中,既有的利益集团和产业格局得到了巨大的改变,然后在这个改变过程中会出现无数的牺牲者和大败局。

 

 

我们可以说,中国今天的金融市场已经发生了历史上最大的变化,中国已经有了11家的民营银行,这个是1949年以来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景象。同时,除了银行资本以外,我们还看到A股的市值、信托基金、融资租赁、保险资金等等,在过去的5年里面都得到了飞跃式的发展,这意味着2016年中国金融市场的主要力量已经由银行的手上转交到了证券业者的手上。

 

3
 
社群经济大行其道

 

 

 

今年我们看到有两个景象得到了很大的发挥,一个叫“网红经济”,一个叫“知识付费”。

 

网红经济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从1998年以来,PC时代所形成的平台战略、流量分发能力消失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开始回到朋友圈这样的半熟人环境中。

 

同时,今天的中国已经没有一个统一市场,没有大众消费和所谓的大众品牌,所有的话语权都回到了一些具有人格性的产品和话语体系中。即便是平台,也开始知道IP的价值,于是出现了所谓的网红经济,整个市场被结构。

 

 

市场被解构以后,每一个人都处在社群和圈层环境中,同时,移动市场的支付工具得到了极大的丰富,所以知识本身不再是一个简单的传播媒体,知识本身变成了一个产品。

 

在今年7月份的时候,我推出了一个收费的音频产品《每天听见吴晓波》,这个产品在5年前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因为没有一个人会为一个每天5分钟的产品来买单,即便买单,你都不知道如何支付、到哪里去收听。

 

7月8号这个产品上线,到今天12月30号,我们的用户已经将近10万了,而这10万个人也是吴晓波频道200多万用户中最为紧密的一批人。

 

4
 
传统企业加速淘汰

 

 

霍布斯鲍姆在1990年代描写80年代苏联的时候,用过一个名词,叫做“能源诅咒”——有一些地方因为拥有很多资源,有很多的既得利益。结果在一个大变革时代到来的时候,所拥有的既得利益,全部变成了继续前进的障碍物。

 

我们在2016年看到的景象,在区域经济层面上,中国资源最为丰富的地区——东三省成为了省级经济中发展最落后的3个省份,另外一个最落后省份也是中国的能源大省——山西。

 

 

同时我们看到很多1978年以来,中国产能最大、品牌最多、拥有最多知名企业、曾经获得过高速发展的行业都在2016年相继都陷入了极大的困难,甚至连方便面这样跟中国蓝领市场紧密相关的行业,在过去几年里都出现了连续的下跌。

 

所以,一个非常熟悉的市场,一个你感到非常舒适的环境正在发生极大的变化,企业的核心价值正在发生变革。

 

5
 
两币大战持续不休

 

 

这是一个让人惊心动魄的陡状上涨的数据。

 

【返回】


蓝山投资有限公司